從去年10月開始,我們的視篩義診地點都集中在屏東縣的偏鄉,這次我們稍微北上,移師高雄田寮區。

在大部分的偏鄉裡,都有青壯年外移的情況,因此社區內都會設有關懷據點/活動中心,定期把社區內的老人聚集起來,舉辦一些活動(聚餐、康樂活動、講座等)讓老人活動身體及聯絡感情,加強社區內老人之間的聯繫。

阿公阿嬤在活動中心門口等待義診開始。

這次的視篩義診就在田寮區的「崇德關懷中心」舉辦,藉由中心平時對老人的關懷和了解,號召有需要的人到現場進行眼睛檢查。每次義診時都有個有趣的現象:阿公阿嬤會在義診開始前很早就到現場(每次義診毫無例外),熱情的打招呼聲大老遠外就能聽到。大家也都會互相照應,把需要眼科醫療協助的左鄰右舍都叫來,因此參與義診的,大多都是平時就醫不便的民眾。

田寮區吳茂樹區長頒發感謝狀予基金會。

「我們的田寮很大啦,有些人住得很偏,有些路厚上去可能只有1、2戶老人住在那裡,看醫生當然就很不方便啦。」區長一邊和居民聊天,一邊跟我們解釋道。位於高雄市的西北邊的田寮區,是全台老年人口比例第二高的鄉鎮,等同於每4人就有1人是65歲以上的老人。「小孩都到外面工作了,就算請假也要一段時間才能回來帶家裡的長輩去看醫生,有一些眼睛疾病這樣拖一拖就惡化了!」雖然衛生所有門診,也會有定期的巡迴醫療服務,但都沒提供眼科醫療。如果要自行就醫的話呢?搭乘大眾交通工具到附近的眼科醫院,來回至少要4個小時,再加上等公車、掛號、看診,看一次醫生就要花掉一天的時間,年事已高又行動不便的老人家,身體又怎麼經得起這樣的消磨呢?

獨居的方婆婆就是最好的例子。

志工驗光師正在幫方婆婆檢查視力。

婆婆長期被風濕病纏身,全身關節已僵化,就連手要彎起來都成問題。這次是因為義診地點離婆婆的家很近,婆婆才能參與。「20歲開始就有這個病了啦,臺灣那個時候很多人這樣,全身關節都硬梆梆的。」雖然婆婆行動不便,但依然健談開朗,當說出自己獨居沒人照顧的問題時,也不見婆婆面露沮喪,反而看見一股淡然和無所謂。「雖然我有一些親戚,但還是一個人住啦,不想麻煩他們。我現在連龍骨(脊椎)都是硬的,有時候痛的時候就好像刀割一樣。」遺憾的是,婆婆被診斷出罹患了白內障,視野逐漸模糊,之前幫助她的鄰居已經不在田寮,她又該怎麼去就醫呢?

服務部專員Kevin向鄭阿公詢問眼疾狀況。

除了現實原因外,偏鄉的老人們也會有一種想法:我老了眼睛自然會漸漸看不見,習慣了就好。今天70歲的的鄭阿公,就被診斷出患了「角膜失養症」,角膜上的白斑會影響他的視野。「我已經習慣了啦,就把機會讓給別人,反正我都還看得見。」雖然醫師建議他可以更換角膜,但他也輕描淡寫地就帶過,就不知他後續會不會到醫院就診了。神奇又可怕的是,雖然阿公說「他的左眼被一片黑點擋住了視野」,但他卻是騎車來的!平日他就是靠著機車在田寮穿梭自如,我們問他「阿公你不會看不見嗎?」他也只是擺擺手,就騎上車“嘟嘟嘟”地走了。在偏鄉裡,到底有多少老人家就算視野模糊,卻還是騎車的呢?他們知道自己看不清楚嗎?又或者,明知自己看不清楚,但不騎車就不能出門,家裡的小孩又到外縣市去工作了,他們在家又能幹嘛呢?我們來到這裡,雖然能提供眼科醫療援助,也能透過聊天瞭解關心他們的生活,但他們更需要的,我想是日常的陪伴吧!

從前期規劃到現場執行,都要耗費很大的心力和體力,因此每一場義診結束時,工作人員都會累癱。但當阿公阿嬤們離開時,都會感激地握握我們的手、跟我們說謝謝,甚至把家裡的水果帶來和我們分享的時候,我們真的都會充滿了能量。他們的笑容,就是我們堅持和前進的動力,哪怕對他們的生活只有一點點的改善,我想都是值得的。

醫師、驗光師、工作人員及現場志工大合照。

「甘溫啦,少年仔!」
這大概是我們在執行偏鄉義診時,聽到最多次,又最讓人感動的話了。

本次檢查結果 :受檢人數總計47人
 白內障 : 19人次25.33%
 結膜炎 : 19人次25.33%
 屈光不正 : 4人次5.33%
 未明示角膜失養症 : 2人次2.67%
 黃斑部病變 : 2人次2.67%
 糖尿病視網膜病變 : 1人次1.33%、
 其它眼疾 : 28人次37.33%
 免費配鏡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