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東縣牡丹鄉四林村視篩故事

四林社區舊名為stagi,位於牡丹鄉最南側,恆春鎮的東北方,是中央山脈餘脈中最南端的排灣族。四林村有許多獨居的長者,獨居的他們連生活都是弱勢,更不要說眼疾的預防檢查與治療了。檢查與訪談完後心中有一絲絲的感慨,外面人看偏鄉,覺得他們資源真的很缺乏,但偏鄉居民好像有一種自我療癒的萬能良藥叫做“知足常樂”。

基金會調查中發覺牡丹鄉的迫切需求,108年3月份先進行了衛教推廣活動,並在5月份來到這裡舉辦視篩義診活動。我們希望能夠帶著醫生、驗光師及其他專業志工,來到這裡找出他們眼睛的疾病與需求,再做進一步的追蹤或轉診治療。讓他們盡量維持視力的健康,作為生活自理的基本。

領悟無助

[我記得久久之前在長庚醫院檢查過眼睛,啊太遠了又沒人帶我去,家附近也沒有看眼睛的地方,後來都沒檢查也就慢慢看不到了…]曾阿嬤直白的說到。

二年前曾阿嬤的左眼曾在長庚醫院開過刀,醫生說是因為糖尿病所引發的眼睛疾病。
她說當時怎麼也想不到糖尿病會導致眼睛看不清楚,以為視力糢糊是老人家應該就要發生的“平常事”,所以也就不以為意,沒想到一看醫生就要開刀了。

她~萬萬沒想到就只有短短的時間,眼睛已惡化到如此影響生活的局面。
她~現在已了解到以前偶爾會聽人家講的眼睛保健知識,是如此的簡單卻重要。
她~現在已深刻體認到“早知如此何必當初”這句話…
她~她~她坐在訪談位子上,流露出憂慮和無措的表情…
我們也只能陪著想,如果我們可以早點來就好了!是不是還有更多類似案例,等著我們去發掘去拯救?

串門子

難得訪談到能在偏鄉還有三代同堂居住環境的就是恆妹阿嬤了,畢竟在山區部落生活是大大不易。藹然可親的她在訪談中總是相當地客氣害羞,讓人不忍心跟她提起這次的視篩結果,她眼底部位有出血現象,必須要盡快去市區大醫院追蹤治療。
她聽到今天結果後,雖然流露出擔憂的眼神,但卻沒打擊到她認命卻樂天的個性,好像自己是因為老了所以“理所當然”該面對的事。
[那阿嬤妳眼睛若改善後,最想要做什麼事呢?]
她靦腆地說:[有點想…偶爾可以騎機車去找朋友聊天…,現在眼睛看不清楚就不敢騎了,老了也不敢騎了…]
這麼一個小小心願,希望阿嬤在追蹤治療後可以順利達成。

滿滿的恩典

一開始跟賴曹婆婆聊天的過程有點困難,我不斷地重覆著相同問句、一次一次地加大音量~為了是想知道滿臉擔憂表情的婆婆心中有什麼煩心的大石頭沒能放下來。
因為婆婆年紀大了耳朵已經聽不太到了…加上5、6年前騎車跌倒的後遺症,現在走路也有點跛…而小孩也都在外地工作,婆婆目前獨居,自己要照顧自己…
但現在就連眼睛也開始慢慢看不清楚了…

說到此時賴婆婆心想自己的身體怎麼什麼病痛都有,自已突然也害怕了起來…
正想抽張面紙遞給賴婆婆拭淚,但她早已急忙地用袖子使勁地擦去眼眶泛起的淚水,
深怕被別人看到內心的脆弱。

問到最急需什麼幫忙時,她卻慢慢地轉換了偏鄉居民獨特樂天個性,
賴婆婆笑笑地說:[謝謝你們來部落幫忙,這樣就很棒了。哎呀,我們人老了其實也不缺什麼東西,能生活就好了]
我也被感染樂天的大聲再問一次:[真的嗎]
賴婆婆再次看著我笑笑的說:[真的!上帝的恩典已經滿滿的哦~]

抓山豬

79歲的賴阿公,孩子都已在外地工作自組家庭,自己一個人獨居山上,靠政府津貼過日子。二年前因為上山抓山猪,不小心跌倒時右眼硬生生被竹子刺穿,緊急送到醫院進行手術…右眼開完刀後一開始還看得到,只是會出現白白的影子,那時也還有用藥。但之後因為交通不便去醫院太不方便,花力氣和時間金錢,就沒再去過醫院檢查,然後慢慢地就看不到了。

在請賴阿公簽名報到時,他露出不好意思卻相當順手地拿出私章出來,他說因為已長期看不清楚了,所以他都隨身帶著他的個人私章,說只要簽名就用蓋章的,比較不會造成別人麻煩。
我問:[有特別需要什麼是我們能幫忙的嗎?]
賴阿公:[還可以啦,可以過生活就好,我一聽說可以免費檢查眼睛,就趕快來報名唷,不然我根本不可能再檢查眼睛的,真的很感謝你們來幫我們!]
我再笑問:[那你當時抓那隻山豬是合法的嗎?眼睛若能改善,你還會去抓山豬嗎?~]
賴阿公像小頑童般笑著說:[那邊的可以啦,抓山豬不會被罵哦。我眼睛好了應該還是會去抓山豬啦,只是~不會再那麼激烈了。]

拐杖室友

在義診視篩現場問了許多居民,大家一致指向謝老伯伯,說他是第一個會想到生活辛苦需要幫助的人!謝老伯伯是一位獨居長者,已經85歲的他,依靠老人年金生活,雙腳已老化多年,行走需靠拐杖,十幾年前左眼白內障開刀之後也是因為交通不便,沒有再去醫院複診。目前雙眼已都看不太清楚,就是當初無奈的任由眼睛惡化的結果…
雖然謝老伯伯的生活起居是由當地居家服務單位提供照顧。但其實他最擔心的就是萬一以後完全失明了,生活會更需依賴別人照顧,不能自理生活讓他有深深的無力感。

我調整了一下思緒,朝著他走去~
坐到了謝伯伯旁邊拍了拍他的肩膀:[伯伯您好呀~最近生活上都還OK嗎?]
謝老伯伯微笑並帶著彎彎的瞇瞇眼對我說:[OK OK都還行的,謝謝你們來幫我們!]
我問:[那你平常不就一個人住,行動又不方便還能生活,怎麼那麼厲害!]
伯伯幽默說:[行動不便還有拐杖陪我呀]
我也笑說:[那拐杖算是你的室友唷]
伯伯也笑說:[算是、算是…]

聽到村民都是如此簡單的心願,你我是否也都希望幫助他們呢!
曾經的不足,現在!您還有機會幫助這樣情況的人。
您的捐款將讓更多人避免走入最後的失明。

現在發揮您的愛心,無論多少錢都能守護他們的光明,幫忙村民完成小小的願望。

本次檢查結果 : 

受檢人數總計64人,全數都患有一種或一種以上的眼疾。
以白內障38.28%(49人次)為最多數,其次是屈光不正12.5%(16人次)、黃斑部病變3.91%(5人次)、糖尿病性視網膜病變 1.56%(2人次) 、青光眼0.78%(1人次) 、其他眼疾42.97%(55人次)、免費配鏡(20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