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基金會第二次來到新竹的尖石鄉了,不同於前次在前山的義診,這次我們帶著醫師、驗光師與各種專業儀器一同來到尖石鄉的後山-秀巒村的控溪部落與田埔部落舉辦兩場眼睛義診。

尖石鄉是新竹縣面積最大的鄉鎮,也是北部著名的山地鄉。鄉內大多都是泰雅族的原住民與少數的客家人,多以務農為主。尖石鄉的自然景觀豐富多樣,除了知名的司馬庫斯和鎮西堡的神木群外,桃花、水蜜桃、甜柿、楓葉等也廣為人知。或許是因為近年來這裡的旅遊發達,從山下到這次的義診據點,路況和屏東春日鄉或牡丹鄉的山路比起來,其實算是平整了,但和其他山區相同的是,到秀巒村的道路要左彎右拐,上上下下翻過好幾座山頭,這裡沒有公車,居民如果眼睛不舒服要到市區看醫生,單趟就是2-3小時的車程,無怪乎我們眼中的不可思議,成為他們眼中的不以為意,或許也只是無可奈何下的結果。

雖然眼睛不舒服 但是不以為意

義診第一天,劉大哥在朋友極力勸說下,半推半就地來檢查。
「我的眼睛很好啦,其實不必來檢查啊?!」在志工初步問診時劉大哥這樣說。
但其實他常常使用焊槍修理農用機器,卻因為貪圖方便,加上不是很懂如何保護眼睛,所以沒有配戴護目鏡,在高溫烈焰下直視強光的雙眼,每次都會非常不舒服。朋友就是看到這情況,才想著把劉大哥「拖」來接受義診。幸好劉大哥的眼睛目前沒有大礙,但醫生也提醒,眼睛在沒有保護的情況下直視強光,不僅對眼睛傷害很大,萬一火花造成眼睛外傷,也可能導致失明。
「原來我眼睛會時不時流眼淚,是因為焊接強光的關係?我以前都不知道會這麼嚴重,聽到醫生的警告才嚇了一跳,在村子裡大家也都這樣做的,我要回去跟大家宣導一下保護眼睛的重要。」劉大哥說。

 

那些我們覺得不可思議的「普遍現象」

「我砍草的時候,眼睛會一直被草戳到,但我都不管它,揉一揉之後再繼續砍。」江伯伯在田埔對面的半山上有一個水蜜桃果園,每天都要除草和修剪果樹,沒有受到保護的雙眼就在齊人高的草叢中,成為最脆弱的攻擊對象。其實,當地村辦公室和衛生所的人員,早就建議江伯伯要配戴墨鏡或護目鏡,但他和大多數人一樣不以為意,因為嫌麻煩就任由情況繼續發生,雙眼不止容易受到外傷,強烈的紫外線也是威脅眼睛健康的因素之一。
而義診2天下來,就有7位民眾被確診患上眼翳(翼狀贅片),這種疾病與眼睛長期接收強烈紫外線照射有很大關聯。江伯伯也曾想要下山到醫院去檢查,無奈因為眼睛看不清楚,又擔心下山的路蜿蜒難行而放棄。沒想到這條從小陪伴自己長大的山路,竟然會成為尖石老人家難以跨越的就醫障礙,想來也是心酸!

前進偏鄉 成為居民的依靠!

臺灣的健保普及率已達99%,但普及率再高、看診費用再便宜,若無法到達醫院或診所看診也是枉然。偏鄉居民雖然和城市人一樣的繳著健保費,但能享有的醫療資源卻不相同。就醫對他們來說不是「基本保障」,而是需要跋山涉水、勞師動眾、幾經周折才能獲得的待遇。臺灣防盲前進偏鄉,希望能成為他們堅實的依靠,在他們需要幫助的時候伸出援手,為他們的眼睛健康把關,捍衛每個人看得見的權利。

本次檢查結果:受檢人數總計64人
白內障 : 16人次 (21%)
結膜炎 : 36人次 (46%)
青光眼: 1人次 (1%)
弱視 : 1人次 (1%)
屈光不正 : 12人次 (15%)
糖尿病視網膜病變 : 1人次(1%)
其它眼疾 : 11人次 (14%)
配鏡數量:20副
建議轉診人數:10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