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8月臺灣防盲眼科義診團隊來到屏東縣的旭海村,旭海村距離最近的恆春鎮,單趟是42公里的山路,開車一小時,搭公車要三小時,車班還不是每天都有。而罹患口腔癌的70歲潘阿公,必須到高雄的醫院治療,每次都是115公里*2的長征。未婚獨居的阿公罹癌後因體力及健康狀態下降,加上眼疾日益嚴重,每次回診都是仰賴同村生活的妹妹接送,才得以完成治療。8月底我們和阿公約在高雄長庚醫院見面,阿公到了快10點才出現,但其實阿公是上午6點就已經開車出發了,他們下山的時間我們都可以高鐵來回台北和左營了。

依山傍水的旭海村,地處偏遠使村民就醫十分不便

潘阿公早年因工作意外導致眼睛受傷,長年右眼視力模糊,我們在協助轉診的過程中發覺,個性積極的他,卻因為交通及照護問題而遲遲不就醫的猶豫。9月我們再次來到旭海村,關心阿公的情況並想說服阿公儘早安排手術治療眼疾。阿公拿出剛收到的低收入戶證明給我們看,再三確認是不是有這張就可以有一點補助?阿公說,現在生病不能工作所以沒有收入,大家都很辛苦,我不想向別人借錢也不要去麻煩別人。最後潘阿公告訴我,有你們過來檢查還幾次勸我去看醫生去手術,我就聽你們一次,我希望我的眼睛能看清楚,才能繼續在村裡幫忙不是只等著人家來幫我!

老齡化社會已是不可遏止的時代浪潮,都市的居民尚且磕磕絆絆的摸索前行,身處偏鄉的弱勢民眾,更是被這浪潮席捲得難以承受。眼睛是多麼的重要,但我們卻不夠珍惜,而等到出現問題時要花上更多時間金錢還不一定能夠治療。

潘阿公的故事代表著偏鄉中弱勢居民的醫療困境, 而在這被遺忘的角落中,還有許多潘阿公等著我們去發掘去協助。

潘阿公長年右眼視力模糊,早已習慣在黑暗中獨居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