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個偏鄉都有”朱阿公們”—苗栗獅潭視篩義診紀實

當「個案」已經成為了一種「現象」,衍生出越來越多問題,而政府的機制卻還無法及時跟上去解決,這時就必須依靠基金會的號召,集合眾人的力量,有錢出錢有力出力,保障每個人最基本看得見的權利。臺灣防盲基金會看到了偏鄉的困境:醫療資源不足、交通不便、護眼知識不普及,所以更堅定地前進偏鄉,守護居民的光明視野。

朱阿公表示,自己因視野模糊而認不出對方,常覺得很不好意思。

一直以來偏鄉都有年輕人外移的問題,老人家大多是隻身前來義診,這天有位朱阿公,就是典型的偏鄉老人處境——與太太同住,兒女都在外縣市工作,只有節日時才偶爾回家。阿公說年他半年前視力就開始模糊,但他不願麻煩孩子帶自己去看醫生,也無法獨自前往,今天若不是義診地點離家很近,他也無法前來。

驗光時,阿公坐在視力燈箱前方,對驗光師指的地方不斷地搖頭,連最上方最大的E字無法判斷開口方向,只能勉強看清在眼睛前方搖晃的手指。這個時候阿公越來越緊張,一直詢問驗光師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了什麼大問題?驗光師連忙跟阿公說還要再等醫師檢查之後才能確定原因,叫阿公先不要太擔心。

基金會帶著醫師前進偏鄉,為居民服務進行眼睛檢查。

經過醫師的檢查,阿公眼睛的黃斑部產生了病變,也因為拖太久沒有治療,對眼睛已經產生了不可逆的傷害。視力已無法恢復,只能盡量不要再惡化下去。

試想一個連50公分以外的攝影師都看不清楚的阿公,竟然每天就騎著摩托車,進行著他日常的活動,我們都忍不住替阿公捏把冷汗。其實好幾次的義診都有類似的情況。當「個案」已經成為一種「現象」,衍生出越來越多問題,而政府的機制卻還無法跟上去解決,這時就必須依靠基金會的號召,集合眾人的力量,有錢出錢有力出力,保障每個人最基本看得見的權利。臺灣防盲基金會看到了偏鄉的困境:醫療資源不足、交通不便、護眼知識不普及,所以更堅定地前進偏鄉,守護居民的光明視野。

基金會與當地衛生所合作,召集需要眼科醫療協助的老人家前來義診。

生活在交通便利、醫院診所林立的都市的人們,可能沒辦法感受偏鄉的困境,無法理解就醫困難對他們生活產生的影響。明明是繳同樣的健保費,卻因各種因素無法就醫,最後不止賠上了健康,也影響了生活,而這樣的循環仍在無數個偏鄉持續地發生。每一個偏鄉都有”朱阿公們”,他們開朗、堅強和樂觀的生活態度值得我們欽佩,但他們眼睛的嚴峻處境也急需我們幫助。這3年來,基金會深入偏鄉舉辦了近20場偏鄉視篩義診,每當看到阿公阿嬤結束看診後,鬆一口氣或神色凝重的樣子,我們明白不管檢查結果如何,至少他們懂得去重視了、也知道有問題就該去治療了。

防盲護眼的種子,在他們心中發芽,有開始一切都不嫌晚。

捐 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