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服務

Donation Service

  • 2021-03-20
  • 281

桃源區的世外桃源~馬舒霍爾 - 陳孟珠隨行筆記 (四)

#場次4|2021.3.20|高雄市桃源區梅山里
女孩一坐進報到處,我就注意到她深邃的眼睛。

可能是因為大家都戴了口罩,讓人更難忽略一雙美麗的眼睛。
女孩是和媽媽一起來的,分別是11歲和5歲的兩個妹妹也有來。趁著等待的時候我湊前搭話,問小姊姊以前是否做過視力檢查。
她說學校有安排過,但是沒有驗光、眼壓,也沒有專業眼科醫師和驗光師的看診說明。

我們都知道這個年紀的孩子尚且無法真正理解,視力有多重要,也還無法主動照顧自己的眼睛。
很明顯的,三姊妹是被媽媽帶來的,在視篩的每一關卡都半推半就,覺得實在太麻煩了呀,一下子要把下巴放上驗光機,一下子要戴上奇怪的眼鏡。
好不容易完成醫師看診,我看她手裡拿了一罐眼藥水,再度上前關心。

「哇,你拿到一瓶眼藥水耶,你的眼睛怎麼了嗎?」我問。
「……我不知道。」女孩小聲地回答。「醫生說藥水要怎麼點?為什麼要點藥水呢?」我再度問。
「……我不知道。」女孩給我一樣的回答。我覺得又好笑又擔心,才一分鐘前的醫師看診,女孩完全沒放在心上。

後來經過了解才知道她有假性近視的傾向,醫師給了一瓶散瞳劑,每晚睡前使用,應可恢復正常視力。
你可能會說,她的媽媽知道眼藥水怎麼點就好啦。的確是,但這也正是我們義診多年下來的隱憂。
孩童的視力健康與否,完全掌握在父母手裡。
當父母得空且有心,才能拎著不甘不願的小孩前來檢查視力;檢查結束之後的日常生活更得完全仰賴父母的適當控制,以及後續父母願意撥空帶孩子看診治療(如果有需要的話)。

這次義診活動另外有一個8歲的男孩,從頭到尾都待在門外,乖巧的照顧嬰兒車裡四個月大的妹妹。
男孩是陪著阿嬤來的,阿嬤正在診間等待檢查,妹妹就由男孩看著。
好幾次我們邀請他也順便檢查眼睛,他都拒絕。

「學校有檢查過了。」
「我的視力很好啦,對山很遠的車我都看得到!」
「我沒有帶健保卡。我的健保卡在媽媽那裡。爸爸媽媽出去工作了。」

孩童的視力之所以更顯重要,是因為他們還有長遠的人生,是因為絕大多數的知識學習都得仰賴視力,也是因為他們還沒有能力自主控制。

因而我們的視篩義診計畫是長期的,是持續追蹤的,不是蜻蜓點水。
若我們無法改變偏遠社區中壯年父母的工作樣態,至少我們可以協助看顧社區裡的老人與小孩。

我們會努力讓女孩美麗的眼睛一直美麗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