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聽過"補助邊緣地區"嗎?

回顧上個月的視篩義診,聽著建山部落文化健康站的服務員陳小姐說道:有位柯先生的處境是比較特殊的"補助邊緣地區",連第一次聽到這個名詞的我都相當地好奇。

陳小姐說:偏鄉部落確實有些補助可提供符合資格者申請,預算依地區作為分配。但若居住地介於在兩個部落中間的邊緣地區,往往有無從歸屬而無法申請補助的情況產生,而且申請補助的手續與需備齊的文件等相關資訊,大部分居民是一竅不通,才會出現像柯先生這樣的案例。所幸文健站專員們會主動幫忙申請,也是文健站的工作人員安排柯先生夫婦來到基金會視篩現場,免費檢查眼睛。

柯先生與妻子以幫人顧芒果園維生,但若是到了非芒果產季時,就等於沒有收入,夫妻二人只得再去找些農務幹活勉強糊口,根本沒有時間和餘裕去城鎮檢查眼睛。也因長期在戶外工作,他們夫妻的眼睛都因日曬而影響視力。我們與柯先生聊起這些情況時,正在等待看診中的他十分木訥,流露出一種不好意思提到他處境的尷尬神情。

長份”是柯先生居住地的地名,位於荖濃里與建山部落叢山路段間的”墳墓區”。僅兩、三戶居民居住,柯先生與九位兄弟姐妹從小在這裡長大。其中一位弟弟,因幼時生病發燒引發腦膜炎造成智力受損,行動不便,生活起居全仰賴柯先生照顧;妻子與前夫所生的孩子,因車禍傷及後腦,住院數月後宣告不治;媳婦也因車禍離世,孫子也必須由柯先生接手照顧,接送上學。當問起他有什麼需要幫助的時候,柯先生的表情像是無語問蒼天般不知從何說起。

多年來靠著建山文健站杜牧師介紹一些慈善單位持續幫助柯先生夫婦,日子再怎麼不如意,夫妻倆也都認命而認真地過著。

柯先生十分感謝有這次免費眼睛檢查的服務,可以及早發現眼疾及早治療,不然「晚上開車都看不清楚路況,擔心自己若因此發生意外,家人不知道該怎麼辦。」

每次偏鄉視篩,和居民訪談後總會有許多感受觸動心靈。除了像柯先生這樣的故事以外,有一位志工妹妹方屆國中年齡,平時要洗衣、煮菜、照顧阿公阿媽,十分忙碌,卻超開心能來當志工幫助他人;或是一位10歳小弟弟,已有近5百度的近視,開玩笑說願望是希望能跟同學一樣有支手機,但最終的願望還是改成希望爸爸因工作受傷的腳能夠快點好起來就心滿意足了。

臺灣防盲基金會的偏鄉眼睛義診會持續走遍臺灣的角落。每義診一次,就是對偏鄉同胞多一份關懷與照顧。您的一份力量就是他們的一份希望。期許能有更多人能響應和支持,讓更多的資源進入偏鄉,捍衛每個人看得見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