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服務

Donation Service

  • 2024-03-16
  • 183

一個人的老是孤獨,一群人一起老是美好

「“眼睛”的族語怎麼說?」,「mada」……醫師在臨時搭建起的診療室裡檢查著長者的眼睛,若是遇到只聽懂族語的長輩,便需要透過翻譯志工的解說,才有辦法完成看診。需要看診的人太多,遙遠的一趟路途也讓醫師不肯放棄每一個就診者,即使早已延誤返程的車班,醫師仍為每個族人仔細檢查、叮嚀,即使已經到了午餐時間……
 
「肚子餓了嗎?」,「對啊,等太久,餓了啦。」基金會工作人員拿來早已準備好的蘇打餅,給這位等很久的大哥,一旁的志工大姊卻搭起腔來:「不要再給他吃了,他一百公斤,太胖了啦。」接著,肚子餓的大哥用自己僅剩的一隻手,取下左腿的義肢說:「這樣就剩95公斤了,沒有一百(笑)。」多年前的工地意外,讓大哥手少了一隻手、一隻腿,旁人看來每個動作、每個步伐甚是艱辛,大哥卻仍能如此自嘲,讓人聯想到原住民總是樂觀開朗的形象。
 
臺東宜灣部落,阿美族稱此地為「Sa’aniwan」,以多數阿美族人與少數閩南人組成,位於大濱溪出海兩岸的海岸公路旁,是成功鎮最北端的部落。宜灣部落的阿美族祖先,據說是來自於花蓮縣豐濱鄉大港口附近,在光緒期間因與清兵作戰敗北而南下遷徙至此。如今,同樣面臨人口老化與凋零的危機。
 
2015年在原住民族委員會的補助之下,成立了「宜灣文化健康站」,民宅環繞的小小文健站,乘載著文化傳承與健康照護的功能,讓部落的長者即使是獨居也不孤老。中庭看板上週一到週五的活動流程表,排著「活力健康操」、「延緩失能」、「我的手藝」、「音樂教室」……等等藝文與健康的課程,以及「居家訪視」、「共餐」等生活關懷;四周牆上掛著標著作者名字的各種手作、編織品。文健站的志工大哥說,雖然自己也已經六十多歲了,但是部落的老人更老,更需要關懷與照顧,能力所及就會來幫忙。
 
陽光灑進一間擺放著手工編織作品的小房間,將五顏六色繽紛交織的打包帶,照得耀眼。一個人的老,是孤獨的;但是,一群人一起老,可以是美好的。能將大家交織在一起的,便是出自於對他人的『愛』與『關懷』,文健站的初衷呼應著基金會的精神:看見他人的需要,便將資源帶往那裡去,即使路途再遙遠……
肚子很餓的大哥,準備驅車離去時,我訝異著問,單手單腳也能開車?「當然啊,我還有一隻手握可以方向盤;一隻腳可以踩剎、車油門啊!」叮囑著他小心開車的同時,也衷心祈願著他的眼睛一定要健健康康的。視力,絕對是他不能再失去的、最重要的部分。
  
  
  
採訪/趙舒怡 視篩隨筆 
2024.03.16 臺東宜灣部落


heart延伸閱讀
成為你的依靠 – 高士國小偏鄉視篩隨筆
一期一會並非蜻蜓點水
偏鄉義診隨筆/『米呼咪尚,那瑪夏』
太平洋風吹拂過的『晚崙西亞』